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banner

活動剪影

       
字級
    分享
  • QRCode
書的歷史如何能提高對文本的理解:現代歐洲早期的一些例子(How book history can enhance the understanding of texts:examples from early modern Europe)
  • 2020-01-14
書的歷史如何能提高對文本的理解:現代歐洲早期的一些例子(How book history can enhance the understanding of texts:examples from early modern Europe)

人們珍視與保存書本的原因有兩點:書本所負載的文字,以及書本外在的美(如裝幀、插圖、書法、紙張等等)。過去四十年來書籍史研究強調書本的另一種價值,即從書本探究其製造當時之歷史脈絡與歷史情境。在這樣的取向之下,書本既被當作文字、也被當作物品來研究;過去的社會關係、經濟狀況、思想及文化的意念與實踐,這些都保存在留下來的書籍當中,待史家闡明。

布萊爾(Blair)教授在演講中分享了文物研究與書本傳遞知識的歷史,透過書寫、傳播,構成所謂的文化,如「誰寫了這些文本」「書本編輯面向的對象是誰」,是研究中一定會遇到的問題,這些都是研究的心路歷程。她談到印刷術所發揮的影響力,所謂歐洲現代早期的印刷,再談文藝復興以降、從學者與書本傳遞知識的歷程起始。接著來到宗教改革,馬丁路德所帶來的改革;狄卡爾等人啟蒙的科學概念,知識的傳遞質量都大幅提升。

布萊爾教授也談德文聖經在印刷史及文化史、翻譯傳遞上所代表的意義。而西方善本所顯示的,是透過精美印刷、人工修改與手稿彩繪裝飾結合而成的藝術品。布萊爾教授也介紹了西方善本中的插畫與精美的繪像,書籍裝飾的技法,在商業興盛的歐洲帶起的影響。她也談到西洋善本上的現象,也就是透過大量記載了印刷者、編輯者、刻工與勘誤表,為書籍增添許多附加價值。

布萊爾談到法蘭西斯培根,這位著名的思想家、研究者、商人,因醜聞下台的政治人物,在他著作中,天地留白是一大特徵。培根透過新的發現、新的事物,使我們累積更多的知識,透過銅板畫,我們可見著作者想傳遞的思想,也就是「航向知識之海」的波爛壯闊。

莎翁的對開本,有別於培根所著的拉丁語書籍,成為罕見的一部劇作印刷本全集。從書中的插頁,更可見當代的都市剪影,以及當代人士對演員與劇團的排斥,為此,在莎翁謝世後,他的友人為了扭轉這樣的成見,加倍用心印刷這部對開本。布萊爾教授分析第二對開本、第一對開本,其間的異同,以及所有的修補黏貼痕跡。

版畫製作的年代與書本出版的時間其間存在著差異,也是修補乃至加工的痕跡,其間也許存在著對提升商業價值的目的。莎翁的名聲隨著流通的書籍而提升,而流通則市場或是圖書館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

布萊爾為哈佛大學校級講座教授,英國劍橋大學科學哲學與科學史研究碩士、普林斯頓大學博士。1992年任教加州大學爾灣校區歷史系,自1996 年起在哈佛大學歷史系任教。2001 年升任教授,2005 年成為Henry Charles Lea Professor of History講座教授,自2016 年開始,榮任哈佛大學Carl H Pforzheimer UniversityProfessor 校級講座教授。教授研究領域為近代早期歐洲的思想文化史、書籍與閱讀史,以及宗教與科學的互動關係。重要專著有The Theater of Nature: Jean Bodin and Renaissance Science (Princeton,NJ: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, 1997)Too Much To Know: Managing Scholarly Information before the ModernAge(New Haven: Yale UniversityPress, 2010). 

  • 布萊爾(Blair)教授演講(一)
  • 布萊爾(Blair)教授演講(二)
  • 讀者提問(一)
  • 讀者提問(二)
  • 讀者提問(三)
  • 布萊爾(Blair)教授答覆問題
  • 曾淑賢館長致贈紀念品
  • 布萊爾(Blair)教授與學者自由交談
最後更新時間:2020-01-14